中共湖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湖北省监察委员会

客户端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 众志成城抗疫情 >> 正文

后方的母亲

发布时间:2020-02-07 |  来源:湖北省纪委监委网站

孟  佳

“佳,帮我把这几句话翻译一下吧!”中午1点,我刚准备躺下,看到母亲发来一则语音,随后一张写着三句英语句子的图片发了过来。

母亲,还有不到半个月就满60周岁了。这个年纪,老花镜的度数比我近视眼镜还要深,却每天中午趁儿子午睡,自己学起了英语。

我的母亲,是名普通的葛洲坝集团的水电工人。记忆中,在我儿时,母亲工作总是三班倒,每天忙忙碌碌,总是蹬着她的自行车到处奔走,忙着照顾爷爷起居、忙着照顾我和爸爸的生活、忙着到单位上班、忙着下班收拾家里,真的很少坐在写字台上陪我学习、看书。

而如今的母亲,却每天戴着老花镜抽空学习。其原因只有一个,为的是能让我安心工作。

我是一名普通的纪检监察干部,自疫情爆发以来,每天奔走于家庭与单位之间。平日里上班坐BRT一个小时的车程便可以抵达,可疫情持续不断地蔓延,让这平日里看来轻轻松松的出行,竟成了奢望。

我所居住的西陵区葛洲坝地段也因为疫情,成为宜昌市最先严控的地段。没有公交、交通管制、小区封闭,上下班成为摆在面前最大的困难。

还记得当时在收拾行李准备长期“蜗居”办公室时妈妈转身给我说的话:“佳,不能回家就安心在办公室住着吧!特殊时期,绝对不能给组织添麻烦,我和你爸爸在家一定会好好照顾好自己,照顾好陶陶的。”

母亲虽然不是党员,可我总开玩笑说她觉悟颇高。当年,不少人被法轮功迷了双眼,母亲则主动向单位请缨,投身此项工作,每日每夜忙碌;而这次,疫情突如其来,母亲则默默无闻地担负起守护我们这个家庭后方的重任,以实际行动给了我上前线的最大动力。

“I have a cat……”听着儿子在老师建立的学习群里发声练习,我深知母亲为了能让儿子练习,自己默默地在家反反复复练习了无数遍,要知道母亲连普通话都说不标准,可现在却还要从头开始学英语啊!

陶陶是我的儿子,今年5岁,幼儿园大班。为了能够让他全面发展,我结合他的兴趣,给他报了英语班、绘画班、珠心算班和围棋班。疫情打乱了兴趣班复课的时间,为了让孩子们在这个悠长假期能够坚持学习,兴趣班的老师也用心为孩子开展各种在线学习。

可在线学习,对于家里的老人而言,着实困难。为了下载围棋APP在线课堂,我和母亲视频长达20分钟,终于她在儿子的帮助下,进入了在线课堂;为了能够每天打卡练习珠心算,母亲也自己默默地背起了珠心算口诀;为了英语练习不掉队,母亲60岁开始跟着视频在线学起了英语……

我也曾打电话跟母亲说过:“算了吧,老师在线打卡,没有硬性要求,条件不允许,我们家就不打了,等我回来了再教孩子。”母亲则斩钉截铁地拒绝了我的提议。她说:“说好了要帮你照顾好孩子的,就一定要做到。你不在家,孩子的学习绝对不能掉队。”

为了那句说好了要帮你照顾好孩子的承诺。母亲一边要操持家务,一边还要抽空辅导孩子作业;一边要照顾孩子生活,一边还要疏导孩子多日不见母亲哭闹的情绪;一边要为封闭小区后的生活操心,一边还要乐观积极应对所面临的诸多困难。

小区被封闭管理后,生活的必需品全部靠配送,而下单全部是靠微信操作。母亲虽然喜欢玩微信,可老实说她玩得真不怎样。她不知道接龙如何下单、甚至不清楚如何翻看店主之前发布的相关通知。为了不打扰我的工作,每天买菜她不是打电话请那个邻居帮忙下单,就是发微信请这个邻居帮忙加单。

我以为她会为生活这些琐碎而焦虑,而她每次跟我聊天却说:“社区的工作人员和配送人员都太不容易了,他们能在这种时期给我们每天送菜,就算过程繁琐点,我心里也踏实。关键时期,我们不能给政府添乱,不能给你添堵啊!”

所以,从宜昌“封城”以后,母亲除了买菜、买口罩,绝对不下楼,她说这叫听政府的话;从我奔赴一线后,母亲即使腰疼的直不起来,也咬着牙照顾好我们这个家,从没有跟我流露出半点怨言。

这就是我的母亲,和天下大多数母亲一下,在疫情之下,任劳任怨、默默无闻做好本分,不添乱、不添堵,用行动支持着自己女儿的工作,期盼着有一天,女儿能尽早归家。

若不是母亲的坚强,我想我不可能全身心投入这场疫情防控狙击战。

此时的宜昌,公交停了、小区封了、道路空了、城市静了。而我看到的是千千万万像母亲这样的人们,他们是社工积极主动、他们是配送人员忙碌奔走,他们同样也为人父母、同样也为人妻儿,他们用自己的行动为家人打气,努力着、努力着让这个社会正常运转,让病倒的城市更好疗伤。

夜已深,单位楼下的街道意料之中的寂静,而不远处的小区高楼,仍有灯火亮着。我坚信,每一扇窗总能等到他归家的亲人。

(作者系宜昌市伍家岗区纪委监委组宣部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