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湖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湖北省监察委员会

客户端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媒体广角 >> 正文

《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宜城:劝说

发布时间:2020-02-05 |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哥,我和小段把结婚证领了,正月初六在老家摆喜酒,你可要来哦……”农历腊月二十八,接到堂弟邀我赴宴的电话,我心里一咯噔。

全国上下都在紧张地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刚刚又接到宜城市委市政府发出的无事不出门、尽量不聚会的通知。我觉得有必要跟堂弟好好说一说。

“弟呀,结婚确实是件大事,哥为你高兴。可现在疫情传播很快,你可不要犯糊涂啊!依我看,这婚宴先暂时缓一缓,等疫情过了再说……”

“日子是两家商定的,客都邀请了。你说推迟就推迟啊?!我家准备的蒸菜、炸圆子、炸酥肉坏了咋办?再说,即使我同意不办婚宴,小段和我爹能同意吗?!”堂弟一口回绝了我。

疫情形势十分严峻,不能眼看着亲戚聚集而不加阻拦。我赶紧给老家槐树村村委会主任何华兵打电话,请他抽空上门去劝一劝。

大年初一,宜城市纪委监委安排我到乡镇督导疫情防控工作。临近中午,何华兵的电话打来了:“黄主任呀,你交代的事情很难办啊!你的堂弟还好说话,就是你的二叔太犟,我们工作做不下来呀!你快回来一趟吧……”

跟带队领导请好假,我直奔堂弟家。

“二叔,我给您拜年啦!”我二叔今年67岁,身体硬朗,是出了名的犟脾气。

一看是我来了,他赶紧迎了出来:“大侄子,你可真有孝心,年年正月初一都来给我拜年。来来来,进屋坐,让你婶再蒸两个菜……”

“快让婶别忙!今年情况特殊,我还有任务在身,就不在您家吃饭了。”我一边拒绝着二叔的好意,一边拉过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二叔,年前堂弟打电话给我,说是正月初六要办喜事儿,听说亲戚们都请了?”我向二叔问道。

“是呀,亲戚都请了。乡里的厨子把你最爱吃的‘十大碗’菜也都准备好了。就是村干部最近三天两头往家里跑,说是不让办,都被我轰走了……”二叔喜滋滋地说。

“爸,快别说了。哥今天来是要劝你暂时取消婚礼的!”堂弟打断了二叔的话。

“二叔呀,我先给您赔个礼。现在真不是举办婚宴的时候。电视上、村里的广播天天宣传肺炎疫情,我想您也是听见了的。村干部阻止您办喜酒可是为您着想呀!”

二叔满脸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我拿过二叔的杯子,帮他把茶水倒满,双手递了过去。“现在铺天盖地地宣传,我想所有的亲戚也都知道了政府的规定,您要是还坚持请客,那些亲戚如果不来,到时候空空荡荡、冷冷清清的场面,多伤您的面子呀!”

二叔嘬了一口水。我决定趁热打铁:“要是亲戚给您面子,都来吃酒席,万一哪个带有病毒,一传染可就是一个家族的人,您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传染了我负责!”二叔的犟脾气上来了,手里攥紧茶杯。

“您怎么能负责得了啊,大家都平安无事,亲情就还在;万一有个传染病什么的,亲情怎么维系啊……”

二叔愣那儿了,气氛瞬间凝固了。

“爸,这几天镇上、村里到处都在宣传防疫知识,其实我和小段早都想推迟婚礼了,只是没敢跟您说,我们决定正月初六不举办婚礼了!”堂弟说。

“行啊,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管!到时候别怨爹妈就行!”思忖了半天,二叔这才就坡下驴。

“少吃一顿饭、亲情不会断”“口罩好好戴,病毒进不来”,从二叔家出来,看着村里到处悬挂着防控疫情标语,我相信,在各级党委政府有力组织下,人人参与防控,我们就一定能战胜疫情、走出阴霾。

(黄竞勇 作者系湖北省宜城市纪委监委案件监督管理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