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湖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湖北省监察委员会

客户端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媒体广角 >> 正文

《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武当山:四级审核都发现不了的“12头牛”

发布时间:2019-08-12 |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我要举报!我和厉明生是一个村的,他是贫困户这事儿不假,但他家根本没养过牛!”前不久,湖北省武当山特区龙家畈村精准扶贫生态种植养殖补贴名单一经公示,特区纪委便收到反映该村村民骗取补贴的举报。

随后,武当山特区纪委成立调查组到龙家畈村了解情况。通过三天的走访,查明了真相。龙家畈村村民厉明生年逾七十,其女婿徐华东利用岳父的贫困户身份申报养牛项目骗取补贴。徐华东对外谎称养殖肉牛12头,放置于邻村专业养殖户余金波牛棚内有偿饲养。徐华东还拉拢余金波与其签订虚假养殖协议,两人合作应付各级检查,得以蒙混过关。

“这样的骗术并不高明,为何能如此顺利地通过各级审核?”武当山特区纪委副书记梁启波说,种植养殖补贴的发放须经过包保干部、扶贫工作队、村委会、乡镇(街道)逐级调查审核才能最终公示,难道这四级审核都发现不了12头牛的问题?带着这样的疑问,调查组进一步深入开展调查。

“我对厉明生这户人家很熟悉,关系也不错,但是真没想到他女婿居心不良。”厉明生家的包保干部张某委屈地说:“厉明生家山高路远,每次去都要走近两小时的山路。我入户核查养牛情况时,他女婿徐华东说12头牛都放在邻村余金波的牛棚内饲养,又得走很远才能实地察看。我提出得去拍照存档,徐华东就近找了几头牛让我拍照,说牛的大小、花色都差不多。他信誓旦旦地保证没问题,我就信了……”就这样,第一道关顺利通过。

扶贫工作队队员和村委会干部也为自己“诉冤”:“每个贫困户都有包保干部,基础数据都是他们摸排上来的,我们主要是看材料、审档案。厉明生这户的情况我们也质疑过,但是人家提供了合作协议,双方签字捺印,还注明愿为真实性负责,我们就没再深究,不承想是个假合同。”就这样,第二、三道关顺利通过。

最后一关,是办事处的最终审核。“办事处对厉明生这一户的情况也觉得有点问题,召集了扶贫工作队队员和村委会干部,共同到养殖户余金波的牛棚实地查看。余金波现场介绍有12头牛是替徐华东饲养的,其中6头大牛在牛棚,另外6头小牛犊在山坡上散养。”办事处驻村干部回忆实地检查的过程,“当时棚里只有9头牛,我们认为余金波的话可信,就没有去山上查验6头小牛……”

而戏剧性的是,余金波自己一共只有9头牛,根本凑不齐12头牛应付检查。其实,不论哪个环节有人较真都能够发现破绽,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多走一段路探个究竟。

最终,厉明生一户养牛情况被证实为弄虚作假,养殖补贴款不予发放。包保干部、扶贫工作队队长、村党支部书记、办事处驻村干部因工作失职,根据不同情节分别受到诫勉谈话处理和党纪处分。

“履职尽责不是嘴上的口号,对于这4名干部栽的跟头,党员干部应该引以为鉴,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这起典型案例通报会上,武当山特区工委委员、纪委书记肖群说。(本报通讯员 陈迪琛)